本站最新网址www.xa776.vip   

小青的韵事好会肏

加州贵妇杨小青,那天黄昏在河滨旅馆,和男友“幽会”完,回到家的途中,因为忍不住内心中难言的怅惘,几乎要哭了出来似的,一面开车,一面伤心不止的暗自想着:“唉!如果他也跟我一样,是单身的话,那就好了!…

可是她明知道,自己也非完全“单身”,也一样是个“有夫之妇”,只不过先生经常不在家,所以才有点类似单身者的“自由”,和因为自己早就已经在“外遇”过的经验中,交过、也换过“男友”,跟单身者的“社交”活动一样吧!

在这样的念头驱使之下,杨小青便出奇地认为既然“男友”可以有另一个女人(他的老婆),那么自己又何必光是作个“第三者”?又何不可以也有另一个男人呢?尤其是一个能够和自己想见面就能见面,比较有“自由”之身的单身男人,岂不是更合乎自己的要求吗?

于是,还在驱车回家的途中,小青她很自然地就又“幻想”起来…

也正如她许多的“性幻想”一样,她脑海中浮现了自己在某个男人的拥吻爱抚下,变得殷切、急迫了,身子里的那一部分很快地潮湿了。

而男的信心十足,毫不迟疑地就将他们两人的衣物除了去,在自己禁不住挑逗的躯体上,肆意地把玩、揉搓、捏弄不停,令她主动将自己两条腿子分张着,呈着那儿湿淋淋的、肿胀得分撑开来的两片阴唇,而当男人以他钜大的肉棒在她阴户口上,用圆突突的大龟头磨辗了不一会儿,她就已经忍不住地把自己的两腿扒分得更开来,对男人唤着说:“喔!宝贝啊!快进去吧!我早已空虚死了!…”

男人没有吭声将她两个小小的奶子抓住,用力捏着,直到她终于受不了了,嘶叫着:“啊!宝贝!插进去!插进我里头去吧!”…

这幻想的情节,延续下去,自然就又像杨小青才作过的,和“男友”“幽会”时的事一模一样,充满了激情、和香艳无比的,绮丽的画面与声浪。以致于在她两手执着方向盘,眼看着回家的公路时,她的身子在车里的座位上,又开始不安、难耐地蠕动了起来…

等到她于抵家,匆匆奔向厕所,拉下三角裤,往马桶上一坐,任那蓄满的一大泡尿,急促喷洒出来时,才叹了一大口气,看见自己在旅馆房间,临走时换穿上的这条三角裤档中央,又已被自己分泌的液汁浸湿好一大片了!

杨小青今天与男友的黄昏“幽会”,只因为男友要赶回家报到,所以到最后是连晚餐都没吃就不得不分手的。

而现在在家里,儿子和管家已经吃过饭,她自己也实在没胃口一人吃,就想,到厨房抓根香蕉填填肚子吧!

…自然,当她的小手执着那如阳具般的香蕉时,小青的心中,又不可避免地想到了男人的肉茎,而她张开了嘴巴,将香蕉往里面插入之后,不用牙齿咬断它,却合上嘴唇,吮吸了起来…

当杨小青她一人在厨房,含着一只香蕉在口里,正要开始像对男人作着那模拟“口交”的动作时,她就听见管家走过来的脚步声,她吃了一惊,赶忙把香蕉咬断,吞下去一节之后,就听见管家走进厨房说:

“啊!…太太,你回来啦,早先在晚餐前,有个找你的电话,可是我英文不行,没搞清楚他的名字…”

“哦!是男的?还是女的?”

<script language="javascript"> </script>

“听来像是年轻的男人,会不会是少爷的家庭老师?我不敢肯定。”

“哦,那就算了,也许待会他还会再打来的。”

杨小青嘴上仅管这么说,心中却不禁打着转,不知这个电话会是那个男人打来找她的呢?自己才刚和现任“男友”幽会回来,当然不可能是他,而那个“银行经理”查理,自从跟他“分手”后,也多久不曾联络过,除了这两个,就只剩下德州前任“男友”了,难道会是他?而管家特别提儿子的家教老师,倒意外令小青坠入无限暇思中了…

原来,杨小青为了儿子功课有人指导,请来一位现仍在大学念书的男孩子,名字叫坎(或是叫肯的),是个个子高高的,体格算是满魁武而强壮的青少年,由于他的一幅金发蓝眼、少年英俊的形象在第一次见面就打动了小青的心,而雇用他以来,儿子对他的教导也十分满意,所以她就相当放心,对他也十分友善,不时在他来家为儿子上课时,为他倒冷饮、请他吃点心,在他临来或离去时,与他愉快地搭讪,聊上一两句话…

然而会使小青在一被提到他时,就产生暇思的原因,却是她对这男孩子,在“心中”,和在“身子里”,一直蕴藏着特别的“情愫”,在私底下(包括她身子的“底下”),她总是将他视为“性幻想”的对象,与他在无数的春梦和绮丽的想像之中,极尽淫浪地作着那种“见不得人”的事,一方面是弥补她在跟丈夫之间得不到的–男性爱,澈底展现着饥渴不堪、需要到极点似的骚浪,而同时却又告诉自己,那只不过是像对邻居小男孩的“喜欢”罢了。

就正因为如此,仅管在事实上她没有和儿子的老师有过“不轨”的行为,但也总是在与他接触时,有意无意地、或含着“暗示”性地,传递出那种“讯息”,却又因地位、身份的一关系,不敢再有进一步的表现或要求,以致于这样“若有若无”的示意,就变得像是对这小男孩,也是对小青她自己的,一种“挑逗”了。

直到八个月前的那一次,坎在她家为儿子上课上完,外面下大雨,他没法骑脚踏车回去,看看那雨又毫无停歇之兆,小青就提议自己开车送他。把单车放进厢形车里,他们俩人开往男孩住处的途中,小青与他搭讪,扯到了青少年社交的话题,她就问他有没有要好的女友呢?坎有点脸红着答道:“本来有一个,可是最近吹了…现在没呢!”

“为什么?…坎!像你这样既英俊、学业又好的男孩,喜欢你的女孩一定不少吧!是不是你对女友的挑选,标准太高了呢!?”

“也没有啊!张太太,我…不过我倒是比较喜欢懂事点的女性,像许多女孩,她们大多太幼稚,真的就是女娃娃,我就不太喜欢…”

“哦!?”杨小青一听,暗自问道:“懂事的女性?那么他…”

她不自觉地咽了下口水,想再探问,却又怕显得太大胆,便改口道:

“啊,真不巧,曼德琳在东岸上大学,要不然我会就介绍她跟你认识的,说懂事,她就是个非常懂事的女孩,她的照片你…看过的。”

“喔!是的,她也很漂亮,谢谢你的好意和对我的赞美,不过…”

“不过什么呢?”小青不禁又好奇了起来,但她却又补了一句道:“你们年轻人,只要是正常社交,作父母的都会赞成的啊!”

“是,张太太,我只是觉得…你对我的信任,会想到把女儿介绍给我,让我觉得从不曾有过…好特别的感觉呀!我也不知道…”

坎的回答,教杨小青突然也觉得十分尴尬起来,她用眼角偷偷扫向男孩,在那一瞥的刹那,眼光却溜下到了他身着的牛仔裤的胯间,正好瞧在他那肿肿的、鼓鼓的、一大包的东西上。她心中一震,立刻就收回了目光,朝前窗外大雨中的公路注视着,但是同时,她却已发现自己身体内部一种难言的骚痒,而不自觉咬住唇,沉默地发不出声了。

杨小青知道她得赶快作解释,但是当她底下的炽热,愈来愈难熬地灼烧着,令她紧抓住方向盘,将的身子在车座位上蠕动起来时,她惶恐地以为男孩已把自己看穿了,便抑制着自己屁股的扭动,挣出口说:

“我当然是很信任你的嘛,坎!不然…我也不会要介绍曼德琳,更不会想到给你…特别的感觉呀!”才一说出口,她就立刻后悔了。

幸好,男孩的住处就到了,在路边停下车,她想倒车到门边,好让坎取单车时不致淋雨,男孩说:“没关系,不用倒车,已经在门口了,我可以自己取单车的,张太太,谢谢你送我回来!”正要开门下车,杨小青突然不知怎的,就伸手拉住了他的臂膀说:“等一下,坎!”

小青强压抑住急切的心情,挣出一丝异样的笑容说:“坎,请别把我说的话,放在心上,好吗?…其实我是关心你,才那么样说的,反正…你在我心里,是个好孩子,我是喜欢你的,知道吗!?”

男孩两眼盯着小青看,看得她发慌,正要避开他的眼神时,他才说:“嗯!我不会放在心上,我也知道张太太你是喜欢我的。”

在这天的大雨中,小青望着男孩冒雨匆匆把单车抬进门,等到大门合上,开车回家的途中,她已经再也忍不住地一面开车,一面急忙将手伸到自己的胯间,自慰起来。

抵家后,小青直奔厕所,把自己搓揉到全身颤抖得连喘着:“天哪!天哪!…我…不但喜欢你,而且是要你的啊!…呜~啊!…宝贝!…坎!我的宝贝!…爱我!爱我吧!…把你的大东西,给我吧!我需要男人!…我需要得都快要…熬不下去了!坎!!坎啊!…肏我!…肏我吧!”

叫出了那种淫秽不堪的话,杨小青就上了高潮。

因此,当这天晚上,她女管家提到儿子的家庭老师时,难怪杨小青要再度陷入那暇思中了…仅管她和男孩那一次接触,是在与查理吃异国情调餐之前的事,而从她和查理开始到结束,再与她现任男友的连续“幽会”以来,也早过了有近半年之久,但在小青的心中,却仍是鲜明的记忆,更由于那天雨中在车里与他独处,从头到尾都未逾矩,便在她后来与其他男人有的那种淫浪关系对比之下,更令她难忘了。

自那天后,几个月来,坎还是照旧每周来为儿子上课,但由于杨小青自己心有所系,对他虽然识友善如故,也不免有点疏忽,有时连招呼都忘了打,或在坎下课离去时仍呆在房间里不出来。但是,却还是又会在她欲火难熬的夜里,以手或按摩棒自慰的时候,把男孩当作性交的对象,想像自己被他插得如痴如狂…

大概这就是杨小青性心理和性行为之间的矛盾吧!

特别在今晚,小青由管家口中听到坎可能打电话来找她,忍不住产生的这种暇思,在预期着他可能还会再试着打来的盼望的心情下,就更形绮丽美艳了。

她把房吃完了的香蕉皮扔掉,也没洗手,就走回了房间,迳自进到浴室里,在镜中瞧着自己,像对着另一个人似的,媚媚地瞟着“他”说:“宝贝!我当然记得,你那天对我说的,不会把我乱讲的话,放在心上。…可是宝贝,我可是天天都会,回想你讲的那句--持别的感觉--那句话呀!喔!宝贝!你记得的,对吗?”

杨小青对镜幻想着男孩就在她身后,他强壮的臂膀环抱着自己,两只大手掌抚着自己扁平的胸脯,但是却也一轻一重地捏着,揉着,令自己的两颗奶头都硬突突的挺立了起来…

她两眼微微闭了上,轻哼出声,喃喃地呓着:“嗯~!宝贝!…你知道我…喜欢你已经都好久好久了!可我一直都不知怎么样…对你表达,你才了解我那种…喜欢,是有多强烈、多么控制不住呢!坎!…喔~坎!…自从你为我儿子上课以来,我好多次都是眼睛看到你,底下就会骚痒、难熬得…那种水都忍不住…湿透了三角裤呢!…宝贝!你一定很清楚…知道我的需要吧!”

对着镜子,小青的手,一面抚到自己的腰腹,一面仍然媚兮兮地朝镜子里瞧着说:“宝贝!你…每次看着我的那种眼神里,是不是也看穿了我?…看透了我身子里…那种需要男人的…性饥渴?宝贝,喔!…坎!坎!…抱紧我,抱紧我吧!…把你的那根大宝贝压到我的…屁股上面,拱我的屁股吧!…喔~!喔~!”

小青的呼吸急促了起来,轻叹声变成激烈的喘声:“啊!…啊!!宝贝!你…你好硬、好大喔!拱得我都…快要忍不住的,更那个了!!喔~!宝贝,你…喜不喜欢我?喜不喜欢我的…屁股!?我…那儿,一受到刺激…就会令我性欲也亢进起来耶!…喔!宝贝!再拱我!…拱我啊!…啊!”

小青把小腹抵在洗手槽边,将自己的臀往那硬硬的大理石上一阵阵的压着,旋扭着…到最后,她仰头大声叹叫了:“啊!…宝贝!快…快!快用力…弄我的屁股!拱到我屁股沟里去吧!…啊!!坎!坎!!”

就在这时,小青卧室里的电话铃声响了!

急急奔入卧室,小青扑倒在床上,抓起床边灯儿上的电话:“喂?”

果然是儿子的老师坎打来的电话,小青的心砰砰跳,都快跳出来了!“是啊!我是张太太。…我下午有事在外,晚餐都没在家吃,是你打电话来的吗?…找我有什么事吗?”忙解释了,却忍不住好奇。

“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事,只是想…请你帮个忙,不知道你…”

“哦!有什么我能帮的?仅管说吧!…”

原来坎要搬家,想跟杨小青借用她家的厢形车,好载行李、脚踏车。

“那啊!没问题,你何时要用?就来拿吧,反正我家好几部车…”

这么答应了,小青又立刻想起问道:

“对了,坎,你是那天搬?…喔,下礼拜一呀?…那天我们公司也放假,那我看我就干脆开车到你那儿,帮你搬搬小件的、零星的东西怎样?…啊?…为什么?…没关系呀!真的没关系!”

杨小青的“热心”,坎先还不敢接受,但听她口气真诚,就答应了。

于是小青跟他约定了下礼拜一一大早,到坎的住处。

讲好了之后,坎又再“事前”先道谢再三,令小青不觉心里飘飘然。

“不要这么客气嘛!坎,反正我也没什么别的要紧的事,…帮你这小小的忙,可以说是最微不足道的了!…是吗?我也是啊……这几个月来,就是因为几桩事情忙得,都没和你打招呼…还好现在总算是都忙完了……

“当然不是啊!…我还是一样对你关心啊!…什么?……你不要多想乱猜嘛!……我会,我会的啦!好啦!你放心好了,你是我信任的儿子的老师,我也是把你当我的孩子那样,关心啊!”杨小青说这话时,她心里明白,是违心的。但她真正的心意,实在是说不出口啊!于是,她就又画蛇添足地,对男孩解释着。

“你也是知道的,亚当他爸爸,为了生意,一年到头都在外面跑,在家时间不多,而我…我仅管在公司上班,也不是真的一天八小时,或者天天都得去。…所以也可以说是玩票、打发时间的啦…”

“……也不是那么多就是了,只几个而已,可是她们的时间不像我那么有闲、有弹性,要见面,都是得先约定好,所以也没那么经常啦。……你是说我们哪?…你跟我?…那…那你的学业,跟你们年轻人应有的社交活动……我可不愿你因为要…多陪陪我而受到影响啊!……真的,坎!…我是说真的,你的好意我明白,可是,可是我跟你…年龄相差那么大…都属于不同世代了,你还会对我有…有…”

小青说不下去了,双颊都通红了,可想而知,电话那一头的男孩,是如何说进了小青的心崁!

“……”听着坎的话时,杨小青已经紧握着电话筒,仰躺在床上,两条腿分张开来,把屁股在床单上像磨子般旋扭着,喉中仍像应着坎的话,断断续续地“嗯…嗯!”出声,而她的脸颊红得像被灼烧着,心里又羞、又激荡的交织着欲望和伦理的矛盾…最后才说:

“那…那我在你的心中,也是一个…对年轻人有吸引力的…女人吗?……”她听着坎的回答时,整个的脸都笑开了,细声应着:“我才没你想像得那么好呢!…你,不过你也真是嘴巴好甜…”

杨小青这时候裤子腰际的钮子已经解开,两条腿分得开开的,她一只手伸到胯间,揉搓着自己的私处;一面继续听着那头男孩的话,一面愈来愈激烈地自慰着,但是她还知道咬紧了唇,不让那种声音并发出来被他听到。

到最后,她的高潮上来了,她紧紧压制着那种忍不住的声音,急促应着:“我在…!我在这儿啊!…嗯!嗯~!”

高潮完了,杨小青才嘘出一口气,然后听男孩问她怎么了,她才说:“没什么啦,只是一时的,吃东西哽噎住了一下,现在没事啦!请不用为我担心…”然后听他又说了什么,她声音中就带着笑的应道:

“就是嘛,我就是常会…在吃东西的时候,好急性子的,一下子就哽住啦,或是…啊?什么?…吃的是…香蕉嘛!…嗳!嗳!别想歪了好不好!……好啦!…好啦!坎!…我答应,我答应你我会小心的…好吧!…那就留待下礼拜一,我们见了面时,再继续谈吧!…好!好,晚安!…”

挂上电话,杨小青开心的、满怀高兴地进入了梦乡…

为了礼拜一的事,杨小青在头一晚上就兴奋得坐立不安了。整个周末,她已经一遍又一遍地幻想了和这个大男孩子在一起的情景,想得她胯间的三角裤湿了干,干了又湿的,被淫液得黏黏的、滑滑的,不断地令她整个身体都又酥又痒的,好生难熬…

也因此,小青在这一个周末里,前前后后就自慰了不下五六次,搞得几乎要精疲力竭了,但是心里头还是亢奋得不得了。尤其是她想到,自己和坎真正在一起有接触的那回,是在八个月前,而那次,她也只触到了他的臂膀而已。后来的“挑逗”,也都止于偶尔的言辞、和互相交换的眼神,直到前晚的电话上,他们的“交谈”才进入状况,才变得有点色彩、直接、露骨些。

正因如此,小青不断回想到男孩在电话上说的那些话;说他喜欢的女人,是那种充满“成熟”的、有“风韵”的、和女性化的,年纪稍大的妇人;说他觉得小青正是在那种对男人最具吸引力的年龄;说他确信有不少男人都会对她极有兴趣的…甚至年轻的男孩,也会发现她“那种”吸引力,是格外具有挑逗性的。

而杨小青知道那些话,在电话上,她还能有“反应”,会进一步跟他像暗示着什么般地“挑逗”他,但到明天,两个人真的面对面时,不知又会不会因为尴尬、不自然,而说不出口,到最后又只能停留在“暗示”和“心照不宣”的层次,徒然叫心理、身体都被难熬的饥渴折磨不堪呢?

加上小青在礼拜天下午,为了跟坎的见面,跑到购物中心的亵衣专门店,挑了几件特别光艳的性感内衣,和狭窄得不能再小的三角裤,当然是希望在男孩面前,展现出无法抗拒的“诱惑的吸引力”,使他亢奋、激情,不顾一切的“上了”自己啊!

这许多的“暇思”和“幻想”,终于使小青在“前夕”的夜晚,在预期和盼望的心系挥之不去时,忍不住又在卧房里抓起听筒,拨电话给男孩了。

“喂~!…是我~…对,张太太嘛!…你打包都打得差不多了吗?…那就好了,我只是想,你一个人为搬一次家,样样都得自己打理,就觉得想要帮你收拾、整理,好像你也是我的儿子一样哩!…………不!不,我不是那个意思,我也绝对没有要探你隐私的意图。……坎!你别那么想嘛!好不?……什么?你的女友?…我是你…想像中的女友?…啊!?你怎么会这样想呢?”

“…………”

那边说了些什么,使小青的脸又胀红了,她感觉自己总是在“交谈”的关键,变得既要突破缚朿,大胆地讲出来,却又会因一种羞惭的约制像打了结似的,变得支支吾吾、语无伦次了。但是,她又十分明白这男孩说的,也正是她想要做,却无法真正做的事啊!

“…………”

听到男孩说的话,小青禁不住激动起来了,她好久才挣出一句:

“我也是…也是同样好那个喔!可是不管怎样,在别人的眼中,我们如果走成一对的话,就会被异样的视为…不道德、不可以的啊!……喔!坎!…别叹气嘛!至少…至少我们还有明天,是我们俩单独一起的啊!以后你搬到那边,离我家近了些,我还可以更常常到你那儿去呀!”

“…………”

“就是啊!你要不信…我明天,可以证明给你看啊!…………只要是我们两个单独在一起的,我都可以…让你爱怎么样,就怎么样…我都照作,都会心甘情愿的嘛!”

“…………”

“天哪!你…你会那样子…对我啊!?…………”

“好嘛!好嘛!…你要是不满意的话,那你就处罚我好了!”

小青听着男孩的话,同时在自己脑子里想像,以致她全身都打哆嗦似地颤抖着,但也更兴奋了!显然,坎的描述,令她产生了强烈的性反应。

“…………”

杨小青的两腿又分张开来了,双足蹬在床上,抬起屁股,款款旋扭;但她还是紧抓着电话筒,一面轻喘,一面以娇滴滴的声音应着:

“嗯~,好嘛!好嘛!…我尽量忍着…就是嘛!”

“…………”

“受不了的话,我求饶就是嘛!…喔!坎!你…好坏喔!”

“…………”

“你那样处罚我,我恐怕会…又难过、却又好舒服呢!”

“…………”

“啊!?要我叫…那种声音?…………现在就叫给你听?…

那我怎叫得出口呢?……哎哟~!在电话上叫,多羞嘛!…好啦!好啦!我叫,我叫就是了嘛!……啊!…啊!…宝贝!宝贝!啊哟啊~!…你弄得我…好痛,又好舒服喔!宝贝!…我被你弄得简直要疯了!要受不了了啊!…”

小青的叫声,既是叫给电话上男的听的,却也是发自她体内,真正的呼唤,伴随这叫声,她又将手探进自己的阴户手淫起来了。

“…………”

正当她感到高潮要上来之前的刹那,杨小青的手突然停止住了,紧紧扣在自己大张开的大腿肉上,全身不住地颤抖着,嘴巴大大张开来呼着:

“不!…啊!不要!不要啊!宝贝~!…我停不了,忍不住了啊!宝贝!…宝贝!!……我没有!没有再摸了嘛!!……我听你的话,已经停止…手淫了嘛!”

原来男孩在电话那头指挥着小青的动作,而她也乖乖的听命了。

“…………”

“好嘛!好嘛!…我不弄,我不再弄就是了嘛!……天啊!你真是太会捉弄人家了!”小青像呜咽似的答应着…

“…………”

“好嘛!好嘛!我明天也…一切都听你的就是嘛!”

“…………”

“是,现在好了,好多了…嗯!好,那就…明天见,我会的,好,晚安!”她依依不舍地挂了电话。

“天哪!他居然制止住了我的…高潮,那明天见到他,我要是被他一碰到,恐怕就会忍不住的…要来了啊!”小青昏沉沉地睡着之前,还这么想着。

这天清早一大早,杨小青匆盥洗完毕,交代了管家给儿子弄好吃的,就驾了厢形车上路,往坎的住处疾驶而去。路上,她瞥见放在邻座位子上的皮包,想到里头为了今天和坎的见面,特别多带着的两条三角裤、和那件性感亵衣;加上,又预期了可能会要用到的,那一条滑润油膏…

小青的两腿当中就不禁发热了起来,尤其是她这时己经穿着的那条细狭窄小的三角裤,夹在肉缝当中,又被外面的紧身长裤裹住,在自己两腿并夹着的胯间,不断地产生了难以形容的刺激……令她又要忍不住扭动屁股了。

所幸,男孩的住处很快就到了。小青还未停车,就见那公寓门一开,正巧坎提着两袋垃圾走出来,正看见她,便跑过来打了一声招呼,说他正要扔垃圾,门未上锁,她可以先进去。

小青熄了火下车,不想在门外被他邻居看到,便进了门,到坎的住处。她四下一望,只见坎的行李东西一共也没几件,大都已收拾好了,便不经意地朝一个未合拢的纸箱瞧了一眼…但她瞥见的,竟然是几本色情画册,看得小青的心立刻砰砰跳,却还是忍不住好奇,拾起来迅速翻了翻…

画册里男女交欢的照片,全是真枪实弹,打得如火如荼的口交、性交、肛交的;一对对的、三人的、和数人群交的场面,看得小青口干舌燥,心跳得更凶,同时也想到,原来这男孩也…也是这样的啊!听到坎由门外走回来的脚步声,小青赶忙把画册放回纸箱里…

男孩年轻力壮,东西搬得很快,两三下就顺利地装上了车,小青笑咪咪地观望,看着男孩灵敏的动作,和他仅着的T恤衫和牛仔短裤下所遮不住的肌肤、胴体…脑子里想的,自然就是自己和他作爱的情景了…

男孩对杨小青笑着说:“行了!…张太太,可以上路了!”

说完,他拉开车门,扶小青的手让她坐上驾驶邻座,小青笑着说了声谢,想着:“却还是个有礼貌的小伙子哩!”

大男孩坐上驾驶座,熟练地调整了坐位、视镜,启动开车,一面就对小青露齿笑着说:“我车子开得不错吧!张太太?”抿嘴对男孩直笑的小青点头应着:“嗯!是不错!”心里却想:

“如果你等下也这样会”开”我,我可就会舒服死了!”

当然,这种话她只能在心里那样讲,口上是绝对说不出的。

男孩开车又快、又猛,加速、刹车、转弯时,都紧急而却又不失灵敏,小青在座上被甩得、震得既惊心却又感觉满刺激的。

不稍时,男孩将车急急一转,就在一幢独院住家的车道刹车停了下来,小青惊魂始定,才讹异地问道:

“是这儿呀!?怎么…”

“对…这就是我的新居,主人刚走,就只让我一人住的哩!”

原来坎由他现住的公寓搬来,是为一个有钱人家出国一年,又不愿将房子出租而找人住进来“看家”的。坎解释完,跳下车,为小青开车门,扶她下车,小青的手,被男孩的下手掌握着时都已经发热了,以致她脚着了地,就不好意思把手抽回,又有点心急地对男孩说:

“谢谢,那…那我们就快进去…看你的新居吧!”

这整间大屋子里,都已经过精心布置好,充满十分舒服的家居情调,既宽敞又温馨,室内外都是植栽,从各项摆设和挂出的照片显示,男女主人还是白人娶亚裔妻子的一对异族婚姻呢!此外、电视、音响、沙发、酒柜、等等一概俱全,足应消遣娱乐之需…

有钱人家的小青见了,也不禁说:“满棒的嘛!”

两人四下环顾时,小青还是忍不住问了:“那你…睡在那间呢?”

“喔,就是那边的客人房…来看看吧!”

房间大小恰适,家具齐全,紧邻浴厕,窗外绿荫茂密,是个充满憩静感的空间。小青赞叹道:“好棒喔!坎,你运气真好…”

“不错吧!…在这样的地方,我作功课就会更专心了!”

小青一听,马上说:“这么用功啊!?…我还以为你会说住这地方,以后可以常找朋友来…玩了哩!”小青话带着暗示…

坎听了却道:“可我已答应过屋主,不会带太多朋友来玩耶!”

小青一急,脸颊胀红了问:那一两个的…还是可以啰?…”

男孩双眼注视她,笑着道:“应该是…可以的吧!”

但他又没再说下去,害得小青更羞赧得几乎讲不出话了…

过了好一阵子,她才由内心的羞惭中抬起头来,对男孩笑着说:

“讲话讲得都忘了,你的行李还没搬哩!…要不要开始搬呢?”

“对…对!差点都忘了,不过我一人就行,你歇着就好啦!”

坎迅速跑出去,开始把他行李搬进屋里时,杨小青就到厨房去张望,看见冰箱上贴着屋主留给男孩的短笺,叫他“尽量享用屋里的设备”,要他把草木、盆栽等照顾好,和记得喂鱼。

小青拉开冰箱,见里头还放了好些水果、蔬菜、冷饮等等的,心里想他们刚离开,还记得留点吃的给男孩,也真是好人。而她在餐桌旁坐下,一面听到男孩搬东西的脚步声,一面就想到等下他很快就搬完了行李,一定会累得流汗,不如就为他弄些吃的吧!

她抓出水果,预备弄个水果盘沙拉,便在台边洗洗切切的,坎搬东西时,还问她干嘛?她笑着叫他别分心,搬好来厨房就是。这时,小青的手抓着那一把香蕉,想到前天自己在电话上,对坎说她是吃香蕉哽住的那一段,不禁身子里都发热了。

她香蕉还没切完,男孩子气嘘嘘的进了厨房,见小青在弄沙拉,就一屁股坐下,开心地说:“好棒…还有吃的啊?!”

杨小青由台边扭转身看着男孩笑了,说:“开心吗?…累吗?”

“开心!可一点也不累!张太太,你…你那么问,好像…”

“像你妈一样的…照顾你?…”小青瞧着男孩反问,又接着说:

“看你这样,一人要在这新居住,就想成你是…我儿子,好想照顾你,而这么大屋子,又像少了个女主人似的…”

说这话时,小青的眼光,禁不住就溜滑到坎的牛仔裤当中,瞧见他那儿,鼓鼓肿肿、大大的,一包隆起,不觉潜意识地,她握住一根香蕉的手心,都发痒起来了…

按耐住身子里的冲动,小青切完了香蕉,拌好水果盘,捧到男孩面前,又给了他一把叉子,然后就坐下瞧他狼吞虎咽似的吃着。

“对了,坎,你屋主留下条子说要你喂鱼,怎没见到…鱼呢?”

“喔!…鱼啊?!鱼缸在他们主卧室里,要不要去看?”

“好哇!…把鱼养在卧室里的,倒也不多见呢!”

小青好奇的想知道,这家主人的卧室,是什么样子。

主卧室里,落地窗帘是紧紧合拢着的,里头因没开灯,还是暗暗的,只有在一大面墙所嵌的大鱼缸后面,有那因水波动而晃着的淡淡的灯光,照着缸里游着的、大大小小的热带鱼。

小青惊讶而兴奋地倾身把脸贴上了玻璃缸,注视那鱼群的来往…脑子里想到在卧室里的鱼缸、男女主人的床、和鱼水之欢的比喻…不知不觉,她向后微微翘起了臀部…

刹那间,小青的屁股,突然被一双有力的大手掌抚住了…在她紧身长裤外的抚摸,震撼到她的心都要跳出来了!…那双手,像导了电似的,由触着的臀上,穿透了小青薄薄的长裤,和底下的三角裤,直通到她身子里的最深处;令她立刻止不住全身颤抖…令她要好大声的“啊!~啊!”地叫了出来。

但是她却忍住了,咬紧了唇,猛抽着气息“嘶~!…嘶~…”地并发出声来。在混乱的、激动的情绪下,杨小青知道她终于被男孩子弄到肉体上了!…

隔着那条紧身长裤,她敏感的臀瓣,被热呼呼的手轻轻摸着、缓缓揉着、阵阵捏着…然后又一轻一重地,分剥开,再被挤紧着…

小青的心中,狂喊了:“啊!~啊!…天哪!天哪!…我的屁股被你摸得都好个喔!…啊~!我…快忍不住了啊!…”

她的薄唇龇开了,紧咬着牙“嘶…咻~!嘶…咻~!”地喘着,因为她实在叫不出那种淫秽的话语,她只有强制着,挣出一句:

“你…你干嘛呀?…”

“跟你一起…看鱼啊,张太太!”

男孩的手,并没停止。那种“触弄”,引得小青实在忍不住地,把屁股往后挺着,款款地扭摆起来;同时体会到,在自己的腿子当中,淫水已经开始泛滥着了…

“喔!…好看吗?…我是说这鱼…好看吗?”她娇声地问。

“嗯…好看!的确是好看,你也爱…看鱼啊,张太太?”

男孩的手,往上移到小青长裤顶端,两手执着她纤细的腰肢,抓稳了后,轻轻压着,小青就不由自主将屁股更翘起来了…

“呵~!是啊,是啊!…我也爱!”她的声音热诚而急切,但她又说:

“这些鱼…是好看,我我真爱!…爱看它们…享受的样子!”

杨小青也不知是否自觉地,把她翘着的圆臀,像游鱼般地,一左一右地,扭动了起来…

“果然,瞧它们那样扭呀扭的游法,倒真像是在享受哩!”男孩说着。

“嗯~!嗯~…喔!你瞧!这一大一小的两条,追来追去的,啊!…大的还一直逗那只…小的哩!”小青屁股扭得更凶了。

男孩的身体,靠紧在小青的屁股上,她感觉到,被触及的地方是一条大大的、硬硬的,像根肉一样的东西…她都快疯掉了!

“是真的吗?…我不是幻想吧!那么大的棍棍是真的吗?”

小青在心里,难以置信似的问着,屁股却拱到男孩的阳具上,左左右右地摇着、磨擦着它;男孩轻轻迸出了哼声,引得小青更激动地旋扭着圆臀,心中狂喊着:“啊!大鸡巴…大鸡巴啊!太美了!这真是太美妙了!”

杨小青此时的姿势,整个脸颊都贴在鱼缸上了,她的两手,紧巴在玻璃缸的上缘,手臂挂着她娇小的上身,腰儿被男孩两手紧抓住,臀部后挺、高翘着,往男孩小腹下的巨大的隆起物上,猛烈地扭摆;隔着两人的衣裤,磨擦着他的坚硬…

在激动之中,小青的脑海里,浮现了自己此刻的形象,和她在这姿势下,呈现在身体后面男孩眼中的模样;不由得感觉到在她体内深处,更难耐不堪的、高涨的性欲了!

她听见男孩说:

“不过,张太太!…你看到的,是大鱼逗小鱼,可是怎么我看到的,是

小鱼在逗大鱼,而大鱼才追着小鱼…要跟它好呢!?”

“噢~!…噢~呜!对…你说的也对!…那条小鱼,一定是用它的扭动…在诱惑大的那条吧!”小青的话,已经明显得不能再明显了。

水缸里的鱼儿在纠缠,这主卧室里的一对男女,也愈演愈烈地玩在一起,仅管他们两个都还是碍于面子,不能撕下了道德的假面具,而是一面玩,一面还装腔作势的“交谈”;但骨子里,两人的欲火都已凶猛燃烧着,现在就只看他俩要怎样面对彼此,打破禁忌,进行下一步的肉体交欢了…

终究,还是男孩先采取了行动,他把小青上身的薄绸衫由她裤腰间抽了出来,一手伸进了衫下,开始在她背脊光滑的肌肤上抚摸着,一直探到她胸罩背后的带上,用一手的手指,熟稔地将钮子钩给解了;小青的乳罩立时松开,往下掉落,而男孩的手,就更自由大幅地触摸、游走在她背上了。

小青不能自禁地一阵哆嗦,迸出“啊呵~!…”的呼声。

男孩问道:“喜欢吗?…张太太!你喜欢了啊?…”

“啊!…是!…是喜欢了!”她叹出声来,屁股也扭得更浪了。

可是她还是加了一句说:“看这些鱼儿,真的好开心喔!”

男孩的手,绕到小青胸下,触摸着她小小的乳房…

“啊!~!…啊~!…”

“它们开心,而你呢?…你也开心吗?”男孩追问着。

“嗯~!…开心!也好喜欢!…好爱,好爱了!”

“那,就把屁股往我的…大家伙上…磨吧!”

小青的心里狂喊着:“好嘛!…好嘛!…喔~!宝贝!”

她就像那天晚上,在卧室的厕所里,对镜幻想时一样,摇摆着屁股,想像着男孩的阳具,抵在自己的臀后,拱着、擦着的情景。同时在心里叫着:

“喔!…坎!喔~坎!我底下…骚痒、难熬得那种水都忍不住,湿透了三角裤!…宝贝!你一定很清楚,知道我的需要吧!…宝贝!你每次看着我的那种眼神里,是不是也看穿了我?…看透了我身子里那种需要男人的…性饥渴呢?…宝贝~,喔!…坎!抱紧我!抱紧我吧!把你那根大…宝贝,压到我的…屁股上面,拱我的屁股吧!…喔!喔~!…”

杨小青的幻想,在这水波荡漾的鱼缸前,比她在家里的镜子前面更绮丽、更具有挑逗的气氛,而她也更迅速、更剧烈地亢奋了…

“啊!宝贝!你…你好硬、好大喔!…我都要忍不住的…那个了!喔~!宝贝,你喜不喜欢我?喜不喜欢我的…宝贝!…拱我吧!拱我的…屁股吧!啊…啊!!快!…快用力弄我的屁股!拱到我屁股沟里去吧!…啊!坎!…坎!”她心里的喊叫,好大声,好大声的。

说来也真怪,杨小青心中的呼唤,就像被男孩听见了似的,他一手扶着大阳具,移到小青翘起的圆臀中央,在她紧身裤包不住的曲线凹陷处,一阵阵压着,令小青顿时大喜过望,疯狂了似地把屁股猛扭着,同时真的大声叫了出来:“啊!…啊~!……”

“对啦!张太太,就是这样,你这样扭的屁股…真美啊!”

听男孩这么说,小青的脸红了,她不敢回头看他,只能应着:

“是!…是嘛!我为你扭屁股,磨擦你的感觉真是美极了!”

但小青狂扭着的屁股底下,她阴户里的淫液,已经浸透湿了三角裤,泛滥到她两腿间,令她那儿的肌肤麻痒难耐至极,禁不住连连颤栗,两脚支撑不住地弯曲着,而上身也就全靠两手紧巴着鱼缸而成为吊挂的姿势了。

于是男孩再度将小青的纤腰持住,将她的圆臀拉向自己,然后叫她不要再巴着鱼缸,叫她将两手放到鱼缸前窄沙发的靠背上撑着,把腰肢下弯,屁股挺翘起来。小青迅速照作了,心中急迫地呼唤着:

“啊!…是!…我翘屁股给你看,你也就…把我裤子脱了吧!”

好像应着她心中的呐喊,男孩手指勾起小青紧身裤腰的松紧带,轻轻挑着一拉,就将她长裤由翘着的圆臀顶上,往屁股后方剥了下来,一直拉到小青的大腿中段。而她仅着细窄的三角裤、和那两片又白又嫩的臀瓣,就完完全全,毫无遮掩地,暴露了出来。

“啊!天哪!…你连脱女人的…裤子,都这么会呀!”

小青心里禁不住叹叫了!……

原来这家庭教师搬来往的地方,是他一个“朋友”的独院大宅。由于两夫妇出国一年,找他来“看家”,并免费让他住的。杨小青事前不知,以为会和他在小公寓的小房间里,和他“作那种事”,现在一见坎的新居竟是这样豪华舒适,不禁大喜过望;与他四下参观各房间的时候,便在屋主卧室里的大鱼缸前,一面“欣赏”游鱼,一面两手巴着窄沙发的靠背,将屁股向后高高翘起,摇摆着圆臀,任由男孩在后面“欣赏”,“爱抚”…

而最后,当他熟稔地以双手剥下小青的紧身长裤,露出那件细狭窄小的性感三角裤,和她的两片白臀时,小青终于忍不住在心中叹叫了:

“啊!…天哪!你…你连脱女人的…裤子,都这么会呀!”

但小青却叫不出口,她只能乖乖将暴露在男孩眼前的白臀,高高挺举,让他以两只大手掌,在光净滑嫩的肉瓣肌肤上,摸着、揉着、搓弄着…而自己的整个身子,也禁不住一直颤抖。当她体会到男孩的手指,勾起细窄的三角裤,将它所遮掩的,自己最隐密的臀沟,屁股眼,暴露在外时,还是控制不住叫了出来:

“啊!…坎!…你…你干嘛啊!?…”

“干嘛?…张太太,你看鱼儿互相挑逗,看得出神,也就变得更好看、更美得动人了!…所以,我也就乘机欣赏欣赏你啦!”

“天哪!…你…”

小青本以为男孩会三下两下把她衣服剥光,在窄沙发上就将她“干了”,却未料,他却仍以“欣赏鱼儿”为借口,继续大胆无比地挑逗自己…

“人家…人家这样,有什么好看嘛!?…”她只得这样应着。

“极好看呀!张太太,你看鱼儿的模样,就像是个小女孩哩!”

“唉唷~!…说什么呀!?人家年纪都…一大把了,还…”

“你知道的呀!我就是爱…年纪大些,成熟、懂事的女人呀!”

听到男孩的话,小青心里禁不住一阵欣喜,不觉把屁股翘得更高耸,像故意要男孩看得更清楚似的,挺举在那儿;而男孩也就用手指头,嵌在她股沟上,顺着它中央凹陷的那一道优美的曲线,轻轻刮着,一直划到了小青的肛门眼上…

“啊!噢哦~…!…坎!你…你这样逗我,逗得好过份啊!…”

虽然小青嘴上这么“抗议”,但她却主动把双膝缩起,弯曲跪到了窄沙发的边缘,使自己的姿势变成更曲折的三角形,同时也将她更高高翘起的、赤裸裸、浑圆、皓白如雪的丰臀,完完全全暴露出来了。

而小青扒下的上身,两手抓着椅背,一头零星的黑发下,她仍然面向着鱼缸的脸颊,侧在玻璃缸边。即使她两眼紧闭着,在脑中却还映着她睁眼所见的,那摇曳闪动着的水波、淡淡的灯光,以及缸里遨游追逐的鱼群…

小青的肛门,被男孩的手指压着,指头尖,扣在那菊花瓣状的肉上,顿时感觉到无比的酥痒、难耐;她再也忍不住了,由喉中迸出异样的哼声:

“哦啊~!哦呜~啊!…坎!…喔!天哪!…坎!坎!…你真要…整死我了啊!…天哪!再这样…逗下去,我就要受不了了啊!”

男孩的手指,由小青屁股眼移走,游到她会阴部下方,在勾拉开的三角裤下,触到她水汪注、湿淋淋的阴唇嫩肉上了…杨小青的阴户,早就因性欲亢奋肿胀不堪,那经得起手指的挑逗?尤其是像坎这种玩家式的拨弄、搓捻,立刻就令她如失去控制搬地,高声啼唤了起来:

“啊~!…啊哟~啊!天…哪!”

男孩笑了,手指忽快、忽慢地扣刮在小青的嫩肉上,就着那允沛在肉唇瓣上淫液的滑润,一下又一下地、来回搓揉着,并且不时有意无意似地,触着她全身最敏感的性器官--阴核;引得她想要甩扭屁股,却又生怕男孩的手指会摸不到自已的豆豆,而只能一面忍着煎熬,勉强挺举着屁股,让肆无忌惮地捻弄,而啼叫出愈来愈高昂、到最后竟像是一种连续、大声的呜咽了…

“哦~啊!…啊!天哪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