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最新网址www.xa776.vip   

表妹美仪的明星梦

我和我女朋友就在影视基地工作

我是搞电脑的。

她是文员,打打剧本,有时也给片中打些字幕。

美仪是女朋友的表妹。

美仪两年前就接触了影视圈,现在在有些戏中能见到她的影子。

今年她十八岁。

但在剧中她的戏份是极少的,演一些使女、丫鬟什么的。

拍戏最不好玩了。

要得到就得先付出。

那年表妹十七岁,很纯也很天真可爱。

因为表姐在影视基地工作,放了暑假要来玩。

女朋友刚参加工作,也没有什么工作经验与社会经验。

表妹对影视城的一切都倍感兴趣。

特别是以前只能在荧幕上见到的明星、导演一下子到了眼前,真令她不敢相信。

<script language="javascript"> </script>

第三天,一个副导演对她说:“美仪,你长得这么漂亮,想不想拍戏啊?”

那导演的话真是表妹梦寐以求的事。

第二天中午,表妹去了导演的宿舍。

导演把她拉到面前。

十七岁的少女亭亭玉立。

导演轻轻抚着表妹的秀发、漂亮的小脸蛋,手停留在她的肩上。

“上镜首先要的是身材好……美仪,你真的十分想拍戏?”

表妹对导演点了点头。

“拍戏是一门艺术,艺术需要牺牲。你会吗?”

导演轻轻揽住表妹的身子,另一只手滑到了她的胸前。

表妹不动,也不说话。

“如果你愿意……我会在我拍的戏中给你安排戏份。”

他的手隔着衣服摸着她的乳房。

乳房不大,苹果般大小。

表妹扭动着身子。

导演摸住她另一只乳房,揉着。

“不要动,我不会伤害你的。”

他的手从她的衣服下面伸了进去,摸着了她的乳罩,握住了她的小巧的乳房。

“美仪,不错,好……”

他把乳罩向上推了推,这样两个乳房就很容易的握在他的手中了。

表妹的头轻轻靠在导演的肩上,一动不动。

摸了一会,导演拉好乳罩,把手伸了出来。

表妹松了口气。

不过才一会儿,他又开始摸她的乳房。

一个下午,就这样过去了。

除了摸她的乳房,抱她,没做其它的事。

事后,导演记了日记,传给了我表妹。

那导演干过编剧,搞过文学,有一支很好的文笔。

尽管我有女朋友,经历过男欢女爱,但是在看那导演的日记时,我常常中断,不能自持。

他的描写很下流,很细腻,很要命……

我常常脸红,不能看下去,但又时时想着。

更严重的是,我在和女朋友作爱时,却一直想着他和表妹……

我不断打开表妹电子信箱,窥视他俩的性生活。

他那细腻的描写,深深植于我的脑中,使我不能自拔,仿佛吸毒一般。

吃晚饭时,表妹说:“姐姐,我要是真能拍戏就好了。”

女朋友说:“想拍戏的女孩子不要太多,都比你强多了。你还是好好上你的学吧,别做梦了。”

她看美仪有点受不了,又说:“不过,张导演倒说过你也许能拍戏的。”

她的脸一红,讪讪地说:“是吗?”

不过,当时我们竟未留意。

第三天中午,她又去了导演那里。

导演把她抱在怀里,解开她的衣服。

他用手摸她的乳房,问她。

你真的想拍戏?

美仪点点头。

你愿意吗?

美仪没说话。

他又问。

美仪轻轻点点头。

导演揉揉她的乳头,说:“你还是处女吗?”

他拉下她的裤子。

我表妹还小……她才16啊。

平时,导演身边常常有许多漂亮的女孩。

后来,我表妹也拍过戏中的几个小镜头。

我表妹的毛不多,很淡。

导演摸了一会。

说要是我弄你,你会怎么样?

他又说了一遍,表妹说:“我不知道。”

他说:“我见过的女孩子,阴毛都是黑黑的,你的怎么是黄黄的?”

我表妹扭动了一下身子。

他把我表妹的裤子拉到膝盖上。

他轻轻摸着我表妹柔柔的阴毛说:“你有男朋友吗?”

表妹摇摇头。

你的阴户让男人弄过吗?

我表妹说:“没有,没有。”

接着温柔地捻动表妹的阴毛。

表妹的阴毛只有在户口中央才细细的连成一线。

摸了一会,他拿过一条湿毛巾。

仔细的把她的两只乳房擦了擦。

他用一只手环过她的腰,摸住表妹的奶,接着用嘴含住表妹的另一个乳房。

那导演是很有经验的。

他懂得怎样挑逗、怎样爱抚。

何况,表妹在心理上又是勉强接受了的呢?

一个毫无阅历的如花少女,如何挡得住如此的诱惑呢?

表妹说:“不,不要……”

可他吻住了她,不让她说。

她躲避着他的嘴。

她不让他吻。

导演的另一只手摸她的阴户。

他分开她的阴户,细细地把玩着。

他说:“好红啊。”

表妹的头软软地靠在他肩上,全身无力。

他轻轻地用力,揉搓美仪阴户口高高突起地地方。

那是她长这么大从未有过的感觉。

那感觉令她即害怕又神往。

她在一瞬间迷失了自己。

导演三十多岁,还未结婚,但生活中从未断过女性。

他懂得怎样爱抚怎样挑逗,而表妹长这么大从未接触过异性,如何抵得住他的轻挑慢捻?

她太想上镜了。

如果说开始是不愿的被动的半推半就的,到的后来也就任他所为了。

只要……

导演的手插在表妹的内裤里。

表妹的阴毛不多,很稀薄的一层。

他的手掌盖在上面,轻轻擦着软软的阴毛。

表妹的腿夹得紧紧的,导演的手不能往下。

“把腿分开来,别怕。”导演说。

“我……我不要……”

“不要什么?”

“我还小,别这样。”

“别哪样?”

“别做那件事。”

表妹的脸涨得通红,导演停了一下。

“好吧,不过其他的要听我的。”

表妹不说话。

他捏了一把乳房。

“说呀?”

她低低的说:“我知道了。”

表妹把两腿稍分开了些。

他的手摸着她的阴户,感觉是嫩嫩的柔柔的,细长的一条缝隙紧紧凑凑的,没有一点空隙。

他猛地推开了她的身子,表妹吃惊的抬起头看着他。

他紧紧的看她的身子。

表妹上身的衣服开着,一条花色的乳罩挂在肩上,胸前白皙小巧的淑乳挺挺的正对着他,尖尖的小乳头四周洒落着极小的一圈淡淡的粉红色乳晕。

他伸手捻了捻,由于是处女加上年纪小,乳头很柔软,没有一点硬实的感觉。

她的身子小巧玲珑,肤色白皙细腻,腹部光滑。

再往下让裤子遮住了,看不清楚。

他拉下她的裤子,把它丢在椅子上,然后搂住了她。

他肆无忌惮的揉摸着她的乳房。

“这里有没有让别人摸过?”

表妹不说。

他重重的揉了揉。

“不说就是让男人摸过了……有几个男人摸过你的乳?”

表妹委屈地说:“没有。”

“你骗我好了,我摸摸就知道了。”

他摸了一会。

“你的乳房早已让男人摸过,我摸得出的。”

“没有,真的没有。”

导演一边摸一边说:“这只乳房就让男人摸过,摸上去是两样的。给哪个男人摸的?”

表妹说:“去年乘车时让一个男的摸过。”

“你认识吗?”

她摇摇头。

“摸了多长时间?”

“就上车时他趁乱捏了一捏,后来……后来我就到后面去了。”

“还有呢?”

“没有了,真的没有了。”

他握住了两只乳房说:“这才差不多。”

他揉了揉她柔软的阴毛,很稀的倒伏在阴户上方。

“你的毛太少了……我弄过的女孩子阴毛大多是很旺的。”

他又说:“你的阴有没有让男人弄过?”

他见表妹不说话,就用力在她的阴处动作,她疼的叫了声‘哎呀’,眼泪快要掉下来了。

她忙说:“没有,真的没有。”

“这么说你还是处女?”

表妹点点头。

“我这样摸你你觉得好吗?……这样呢?”

“轻一点……我有点怕。”

表妹抖抖的说。

“弄是没让男人弄过,摸恐怕早已让男人摸过了。”

导演边摸边说。

“只是在乘车时让别人碰过。”

她低低的说。

“几次?”

“两三次,隔着裙子的。”

他沿着她窄窄的缝隙来来回回的不停抚动,她的腿在微微发颤。

“你的阴真好……”

他搂住她,吻住了她的乳房。

过了一会,他又说:“你这里总是要让男人入的是不是?”

“什么?”

表妹没反应过来。

导演揉了揉。

“你的小阴总是要让男人弄的,是不是?”

“什么时候让男人弄?”

“不知道。”表妹说。

“今天还是明天?”

“不,我还小。”

“不小了,古时候女孩子结婚才14、5岁呢。那时侯的女孩子还发育晚,又没有现在吃的好。”

“你常弄女孩子吗?”

表妹抬起头突然说。

他不提防她会问这个问题。

过了一会,他说:“不错。”

“你骗过几个女孩子了?”

表妹又问。

“如果连你算上,该是第五个了。”

“她们……与你都是第一次吗?”

“有一个不是了。”

“你是个流氓是不是?”

“不错,但我从不使强。”

“最小的几岁?”

“18岁。虽然只比你大一岁,但这里的毛比你的可多了。”

说了一会话,表妹的身子不再僵硬,人也自然了些。

一边说话,导演的手在一边却没闲着,细细的摸遍了她整个身子。

“你的阴什么时候让我的阳物入进去?”他说。

“我还小,让我长大一点再让你弄。”

“你还小?你看,你的乳房已这样大了,阴上也长毛了,早就可以和男人弄了。”

“你等等我吧,到我18岁你再弄我。我不骗你的。”

表妹央求着。

“好吧。不过摸总要摸个尽心了。”

他又说:“我的阳物要是放进你的阴里会怎么样?”

“你别想了好不好?其他我都让你了,只要不做那件事。”

“说说而已,说了就不做,不说就想做了。”

表妹的阴处白白的,很嫩。

“我不知道,我没做过……听说第一次是很疼的。”她说。

她又说:“那个……17岁的女孩,她也是第一次吗?”

“那当然。开始进去的时候有点疼,进去以后就不疼了。”

“你骗人。”

表妹的脸红红的。

她推了推他的手,叫他轻一些。

“不骗人的。我用了很长时间,一点一点入进去的。这样就不疼了。一会儿我要拿出来还不许呢。”

表妹的脸含羞带红。

“要不要试试?你尝过了今后我不弄你你还要怨我呢。”

他拉过她的小手,把它放在阳物上。

阳物滚烫滚烫的。

表妹不愿握,他的手一放开就松开了。

导演又捉住了。

他握住她的手,环住阳物,轻轻的上下套动。

他说:“这样最好……对,就这样,轻一点。”

表妹被动地摸着她的阳物。

导演不敢松开她的手,怕一松就溜了。

“你看看呀!”他说。

她低着头,不看。

他转过她的身子,表妹不得不看着。

下午的太阳正盛,把一切都照得清清楚楚,窗外的知了在起劲的叫着。

他的阳物很红,很昂然。

细小的小血管隐隐约约很可爱。

阳物的顶头仿佛一个盛放的紧裹在一起的蘑菇。

蘑菇是白的,他的是红的。

而根尽处却并不粗。

她突然想起了什么。

娇小的身子抖了一抖。

他马上发觉了。

“你怕了吗?”

他揉了揉她的乳房,因为是处女,乳头尖尖的不硬。

他说:“我会很小心的……第一次放进去有点疼,但时间不会太长。”

“其实,第一次不一定都会痛的。”他又说。

“我这样摸,你疼吗?”

他用食指在她的阴中轻轻搅动,不是很深。

她说:“有点,还可以。”

她说:“有点,还可以……疼了。”

她把臀部朝后躲了一躲。

她的阴中有些湿润。

他抽出手指,手指上有血,可能是处女膜破了沾上的。

他看了看阴处,虽然那缝隙开了些,但还是紧紧的。

他要是现在把阳物放进她的阴中,他肯定承受不了。

他看看她的脸,表妹的小脸通红通红。

“我会慢慢小心弄你的,如果你不愿意,我会停下。”

导演轻轻揉揉她的小乳房。

导演想起了什么……

他拿出一个边长约为2厘米见方的东西。

“美仪,你看,这是避孕膜,只要把它放入阴中,就会阻止精子与卵子的结合,就不会有孩子了。”

他用手湿了一点水,放在避孕膜上,一会儿膜就化了。

他分开表妹紧夹的大腿,把手指在自己嘴中含了一下,把正在软化的避孕膜小心的放进表妹的阴中。

他的刺激老练、准确。

表妹的大腿一张一开。

一种从未有过的强烈感觉从他的指尖传到她的阴处,然后蘑菇般地传到了她的小腹,慢慢地变大,穿过胸口,传遍了全身。

她不知所措,如何是好。

她欲说不要,可是……

导演在她的耳边轻轻说:“你看你看,你的阴开了,你的阴开了,等我入呢。”

他抱起她的头。

她微微张开眼。

透过窗户的唯一一缕阳光正正地照在她的大腿上,阴毛是金黄的,那是染着光的缘故。

因为激情,阴户中央张着圆圆的一个洞洞,裸出红红的肉,泛着淫靡的光泽。

“美仪,你叫我如何能熬?”

他把她抛到床上。

表妹横卧在床上。

她的一条腿曲着,头歪在边上,微张的眼睛看着旁边。

导演扳开表妹的大腿,一手握住坚挺的阳物,对准舒张的阴门轻轻磨动。

表妹的阴毛黄黄的、软软的,在薄薄的绒毛中夹杂着5、6根较长的黑色细毛,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分外刺目。

他细细的摸了一会,把一个阳物在她的私处尽情的嬉戏着。

他紧紧的搂住了她,用发烫的身子摩擦着她的身子,她的胸、她的乳房。

“把你的手放在我的脖子上,勾住我。”他说。

他的整个身子压在她身上。

阳物紧挨着私处轻轻摩擦,龟头越过阴缝搁在她高高的阴杲上,研磨着。

开始很轻,慢慢使劲。

表妹的身子开始发热发烫变软。

呼吸越来越重。

“美仪,你要看好,这是你的第一次。”

导演抱起她的头。

他扶起她的身子,在她身后垫了两个枕头,让表妹正对着两人交合的地方了。

他扶准阳物,轻轻抵住私处中央那圆圆的小洞,轻轻用力。

“痛,痛……不要,我不要了。”

表妹努力要夹紧两腿。

他停止进入。

“你看,还没进去呢。”

表妹睁了睁眼,阳物还在户外,大半个龟头在阴门外,小半个头正挨挨挤挤抵了进去。

那样子极滑稽,探头探脑如做贼一般。

“我还小,不能做这事。”

“真的很痛?不要是怕的吧?”

“我不知道。”

“那我就不动,就这样,可好?”

他的阳物抵得阴门紧紧的,滚烫滚烫。

“把大腿张开一点,就不会痛了。”

她把大腿张大了些。

“其实男女交合是很快活的事。”

他把住她的乳房揉个不停。

“放松一点就好了。”

阳物继续悄悄的送入。

表妹再也禁熬不住。

“不要了,不要再进去了。”

“我还小……我不能和你做这件事……待我再长大些再让你弄……”

表妹快要哭了,把两只手紧紧按住私处。

导演按住一个身子不再强行进入,他用手绢轻轻擦去她眼中的泪珠。

由于表妹年幼,正是发育时光,私处倒也白白嫩嫩紧紧凑凑的。

导演不再说话,紧紧的搂住了他,轻轻爱抚着她。

过了一会儿,导演见她再不做声,尽着力又送了一送,恰好正抵着了花心。

表妹倒吸了一口冷气,禁受不过,便摇着头说:“我吃不消了,好了好了,不要了……”

“已经到底了,我不会再向里面去了。”

“你怎么知道?”

他抱起她的头,让她看两人的交合处,凑在她耳边轻声说:“我的卵全部入进你阴户里了,再入不进去了。”

她减少了些许不安。

就把两只眼紧紧闭住,忍着疼,让他弄了一会。

他温柔的覆盖她,轻柔的、慢慢的在她的里面抽动着,每次让她习惯再进去一点,直到感觉自己遇到了一点点的阻碍。

他知道,那是她的处女膜。

她显然也感觉到了,他在她耳边轻声说:“别怕,只是一会儿,从现在起,你要和我一起感受你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个时刻。”

她闭上眼睛,轻声说:“你别弄疼我,我怕疼。”

他压住她,温柔而坚定的插入其中,仿佛肥沃的泥土在坚犁下被破开。

她疼的叫出了声,但他没有停,缓慢但坚定的一直到尽头,直到自己完全被她的温软、湿润所包围。

他看见她泪流满面。

“很疼吗?”

他问她。

她咬着嘴唇点头,但很快,她又摇头。

他没有说话,只是一点一点吮干她的泪水。

“开始是天堂,刚才是地狱,现在已经麻木了。”

她有些无助的说。

他笑了。

开始试着轻轻的抽动,感觉她紧狭的阴道包容着他的所有,温软而湿润。

他把她的手拉过来,放在他们的结合处,感受他在她体内的运动。

她有些害羞,很快就收回去了。

柔嫩的她毕竟是第一次,要快一些结束。

当她开始习惯他的进入,他示意她把腿绕在他的腰上,并渐渐加快了节奏。

她紧紧抱着他,忍着疼忍受他温柔而有力的撞击。

没有多久,他也快来了,他把旁边的毛巾扯过来,放在她身下。

她不太明白为什么,但很快她就明白了。

他用力的进入、再进入,直到她阴道的最顶端,喷射出他所有热情的生命火种。

他终于停了下来,她没有说话。

他从她身上离开,他的精液、她的爱液,混合着些许的血水,从她体内流出来。

她有些不知所措,他一把将她抱起,到了浴室,开热水替她冲洗。

她突然哭起来,又强忍着抽噎。

她抽泣着说:“我再也不是原来的我了。”

他没有多说什么,只是托起她的下巴,看着她俏丽的脸,分不清是泪还是水。

“还疼吗?”他问。

“还有一点点,我有点冷。”

他把她整个人抱起来,让她趴在了他身上。

半小时后,她从他的身上滑落下来。

从此以后,那导演轻而易举地就占有了表妹,快两年了。

天真的表妹却为能在一些剧中演一些微小的角色而得意。

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之路,美仪也是,在次祝幅,愿美仪一路走好。

《三国》、《水浒》大多镜头是在我那的影视城拍的。

我和我女朋友就在影视基地工作。

我是搞电脑的。

她是文员,打打剧本,有时也给片中打些字幕。

美仪是女朋友的表妹。

美仪两年前就接触了影视圈,现在在有些戏中能见到她的影子。

今年她十八岁。

但在剧中她的戏份是极少的,演一些使女、丫鬟什么的。

拍戏最不好玩了。

要得到就得先付出。

那年表妹十七岁,很纯也很天真可爱。

因为表姐在影视基地工作,放了暑假要来玩。

女朋友刚参加工作,也没有什么工作经验与社会经验。

表妹对影视城的一切都倍感兴趣。

特别是以前只能在荧幕上见到的明星、导演一下子到了眼前,真令她不敢相信。

第三天,一个副导演对她说:“美仪,你长得这么漂亮,想不想拍戏啊?”

那导演的话真是表妹梦寐以求的事。